上海数图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你的位置:上海数图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 行业资讯 > 2007年见乡亲们消费拮据,汪东兴动了情感,含泪说:我想毛主席了
2007年见乡亲们消费拮据,汪东兴动了情感,含泪说:我想毛主席了
发布日期:2022-06-18 19:24    点击次数:91

汪东兴和毛主席在一起

前言

在汪东兴的心里,革命就是为了能吃饱饭,有衣服穿。他希望有朝一日,革命成功了,全国的农民们都能吃得饱穿得暖。

这是因为,汪东兴本身就是一个农民。在他小的时候,家里常常被当地的地主恶霸剥削,辛辛苦苦种了地,到头来依然吃不上饭。如果不革命,就没有活路。

情系家乡

1980年,中央召开十一届五中全会。在会上,中央批准了汪东兴辞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职务。从此,汪东兴过上了休闲的退休生活。

汪东兴在开会

随后,汪东兴一家从中南海搬了出来,住进西单六部口新壁街的一个小院里。来到这个小院后,汪东兴把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种了一些花草树木,让小院显得十分温馨。

早晨,汪东兴起床后,吃完早点,便拎着水壶来到院子里,像呵护小孩子一样,给这些花儿浇浇水。随后,便来到院子里的一棵梧桐树下走几圈。这棵梧桐树,还是他和老伴姚湘娥一起种下的。对这棵梧桐树,汪东兴充满了感情。

太阳升到中空的时候,汪东兴回到陈设简单的房间里,来到一个书柜前,在众多的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的著作中,精心选出一本,来到写字台前,把书放在写字台上,认真地学习。

汪东兴最喜欢看的,也是最离不开的书籍,是毛主席的著作。他总是说,有什么不懂的,在毛主席的书里,都能找到答案。

有时候,汪东兴在书房里摊开纸砚,拿起笔,蘸上墨,写写毛笔字,练练书法。汪东兴最喜欢写的字体是隶书,他说隶书的笔迹工整大方,看起来很有规矩。

汪东兴旧照

写完后,汪东兴端起茶壶,倒上一杯,喝完后,便来到正厅,站在西边的墙下,静静地凝视毛主席亲手书写、赠予他的《送别》。

在平时,汪东兴总是深居简出,很少会见陌生人。他不愿意张扬,更不愿意抛头露面。虽然这样,但是对于家乡的一些事情,汪东兴倒是非常愿意帮忙。

有一次,家乡来了人,希望汪东兴担任《弋阳县志》的编纂顾问的事情,他没有拒绝,而是十分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在《弋阳县志》县志出版前,负责编辑的工作人员,特意把县志的材料,邮寄到汪东兴家里,请他帮着把把关,纠正一些错误。

仅仅过了几天,汪东兴的秘书就给负责县志编纂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在电话中,工作人员告诉编辑人员,汪老指出了绘制弋阳苏区斗争形势地图的错误。

汪东兴旧影

汪东兴的秘书告诉编辑人员:“汪东兴的家乡余家坞,属于弋阳五区,1932年已成立苏维埃政权,应该是属于红区,但地图上,却把它错标成白区。”

对于这个错误,汪东兴亲自在地图上做了修正,并配上文字,加以说明。让工作人员意外的是,在比例尺1∶360000的地图上,弋阳五区只不过像黄豆一样大小,这都被汪东兴捕捉到了,他的认真可见一斑。

汪东兴不仅愿意给家乡的建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更想看一看这些年家乡的变化。

1989年,汪东兴的姐姐去世。他便回到故乡,料理姐姐的后事。办完后,汪东兴找到当地政府,把父母的房子交给当地政府办福利工厂,希望能给家乡做些实事。

这一次,汪东兴还视察了家乡的多家工厂,考察了家乡在改革开放后的一些变化。

左三为汪东兴

1994年5月,弋阳县政协文史办的陈家鹦来到北京,特意到汪东兴家里拜访,感谢汪老这些年对他们工作的支持。

对于陈家鹦,汪东兴算不上熟悉,只在工作的时候,通过几次信。这是陈家鹦第一次见到汪东兴,希望能近距离接触一下汪老。对于这次拜访,陈家鹦回忆说:

“汪东兴尽管深居简出,并谢绝诸多活动,可他接待家乡的干部及父老乡亲却很热情,尤其是对我们这些从事编史修志的同志,几乎是有求必应,让我们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在后来,陈家鹦写的《走近晚年汪东兴》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

“年近八十的汪老,头发已经全白,但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腰杆直挺。”

的确,就像陈家鹦说的那样,退休后的汪东兴,只接受党史机构和中央部门的采访。至于其他的采访,汪东兴一概不理。他的生活,也十分规律,看起来红光满面的,身体很是健康。

汪东兴在家里的照片

2000年,在市面上流传着一本编造了大量所谓“史实”《汪东兴传》。后来,这本书被汪东兴知道了。

看到那本书后,汪东兴非常疑惑,表示从来没有见过那本书的作者。对此,汪东兴非常气愤。他问秘书,这种胡编乱造的东西,在法律上有没有什么说法。

后来,汪东兴的秘书就此事,专门咨询过律师。律师表示,这种事情可以起诉。于是,汪东兴便委托了他熟识的江西籍律师钱卫清,要求采取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情。

有关部门知道这件事情后,认为汪东兴是党内元老,这样的官司一旦打起来,很容易被西方媒体炒作,对国家不太好,就建议他采取其他方式解决。

在反复权衡后,汪东兴知道国家要比解决这件事更加重要,就主动提出了撤案的请求。撤案后,汪东兴的律师钱卫清十分感慨,他神情严肃地说:

“汪东兴同志是见惯了生死沉浮和人生起落的人,已经不再执念于什么具体事情了,他的人生格局,和一般人不再一样。”

汪东兴与家人合影

2007年,心中牵挂故乡人民生活的汪东兴,再一次回到家乡探望父老乡亲们。

这一次回来,汪东兴发现,和上次相比,自己家乡外貌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乡亲们没有过多的余钱,消费依然拮据,但是农民们可以吃饱饭了。见此情景,汪东兴说:“这次回来,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农民总算已经解决了吃饭问题。”

这次回乡,汪东兴感触很深,为家乡父老能吃饱饭而感到由衷的欣慰。从此以后,汪东兴再也没回过故乡弋阳。

虽然,汪东兴很看得开。但是,他还是含着泪,和陪在他身边的人说:“我想毛主席了。”说完后,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我想毛主席了

汪东兴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共产党给的,是毛主席给的。没有共产党,他就是一个农民的孩子;没有毛主席,他就没有后来的成绩。

汪东兴旧照

1916年,汪东兴出生于江西弋阳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汪东兴的记忆里,小时候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有时候,甚至连饭也吃不上。被逼无奈之下,年仅13岁的汪东兴,就参加了方志敏领导的农民暴动。

1932年6月,在16岁的时候,汪东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当年10月,汪东兴参加了红军,在红十军中任职,走上了军事革命的道路。

1935年,红军开始长征。

在长征途中,年仅20岁的汪东兴虽然吃尽了苦头,但是从来没有怨言,更是拿出了红军战士应有的担当,背负着最重要的文件,牵着马匹,冲在最前面。其中,著名的土城战役、遵义战役等大型反击战中,都活跃着汪东兴的身影。

在多年的革命实践中,汪东兴逐渐成长起来。后来,汪东兴跟随部队到达延安。在延安,汪东兴从事了政治领导工作。

左起:王荣、龙飞虎、王鹤寿、汪东兴、郭仁

抗日战争时期,汪东兴被任命为陕北卫戍区政治组织科科长;不久后,在组织的安排下,汪东兴又进入抗大,进行学习深造。在历次的保卫工作中,汪东兴逐渐脱颖而出。

解放战争开始后,汪东兴被任命为中央书记处办公处副处长兼警卫处处长。后来,行业资讯汪东兴又担任了中央书记处办公厅警卫处处长,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警卫工作。

1947年初,在蒋介石的命令下,胡宗南率国民党部队,向延安大举进攻。由于胡宗南部来势汹汹,延安变得岌岌可危。

3月18日,中央命令汪东兴立即率部前往王家坪,保卫毛主席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和中央直属机关的其他同志的安全,保证他们安全撤离延安。

受命后,汪东兴立即赶到王家坪。汪东兴在王家坪见到毛主席的时候,国民党军先头部队已经来到距离王家坪只有20里路的平桥地区,情况万分危急。

毛主席和周恩来在延安

周恩来得到消息后,赶忙来到毛主席的窑洞里,劝毛主席赶紧撤离。看到周恩来赶来,毛主席却显得不慌不忙,他坐在椅子上,笑着对周恩来说:“恩来,莫急,莫慌,敌人不是还没有来到这里吗,我要看到敌人才走。”

与毛主席相处多年的周恩来,深知毛主席的脾气。这要是做不通他的思想工作,毛主席怕是不会走。于是,周恩来便不再说话,专心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毛主席心甘情愿地走。

过了一会儿,周恩来看着拍打身上灰尘的毛主席,说:“如果主席实在想看到敌人的话,也不必亲自等着,可以派一个人替您在这里盯着。”

听到周恩来的话后,毛主席想了想,转过头去,看着汪东兴说:“东兴,你敢不敢留下来等敌人?”汪东兴坚定地说:“怎么不敢?只要主席下命令,我就带人留在这里,等着敌人来!”

毛主席

汪东兴的回答,让毛主席十分高兴,表示可以给他留下一个连,和他一起等着胡宗南的部队来。对此,汪东兴表态说用不了这么多人,只要一个加强排就够了。听了汪东兴的表态,毛主席说:

“好,就给你一个加强排,再给你5个骑兵。你们的任务,是在这里替我盯着,看到敌人才能走,还要打他们一下。”

领了任务后,汪东兴走出窑洞,带着战士们在王家坪找了一个有利地形埋伏好,等着胡宗南的部队来。毛主席则随着周恩来等人一起离开了王家坪,有序地撤退。

在王家湾阻击战中,汪东兴坚决执行毛主席、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同志的指示,指挥着部队与胡宗南的先头部队周旋,运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在陕北的农村地区开展游击斗争,袭扰敌人,以少量的兵力牵制住了敌人的前进步伐,将危险引向了自己这边,消灭了不少敌人。

战后,毛主席称赞汪东兴说:“你们打得很好!用极少的兵力,阻挡了大量的敌人。看来,我们的勇敢和智慧,是可以做到以少胜多的!”

毛主席在转战陕北途中

1948年3月,在转战陕北近一年后,根据解放战争的发展需要,毛主席和周恩来决定率领中央前委东渡黄河,与刘少奇和朱德率领的中央工委会合。

接到命令后,汪东兴立即着手,为毛主席和中央前委东渡黄河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在汪东兴的组织下,毛主席和中央前委顺利渡过黄河。不久后,在汪东兴的护卫下,毛主席等人安全到达河北西柏坡。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3月,毛主席、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和任弼时五大中央书记和中央机关以及解放军总部,一起向北平进发。汪东兴带着中央警卫团的部分战士,乘吉普车作为先锋,走在大部队的前面,为党中央开路。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警卫处改为中央警卫局。汪东兴被任命为中央警卫局局长,成为了北京卫戍区三人核心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可见,毛主席对汪东兴是十分看重的,也是非常信任的。

毛主席

这年年底,在斯大林的邀请下,毛主席出访苏联。汪东兴受毛主席之命,负责这次出访的安全保卫工作。

接到任务后,汪东兴立即开展工作,派遣了足够的兵力,在北京到满洲里沿线桥梁、涵洞、制高点,安排警卫战士全面警戒。汪东兴则全程守护在毛主席身边,具体负责毛主席和专列的安全保卫工作。

到达莫斯科后,毛主席和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举行了正式会谈。为了保证毛主席的安全,汪东兴一直等候在值班室,足足等了5个小时。等候期间,汪东兴只喝了一瓶汽水。

毛主席知道后,十分心疼汪东兴等人,对他们说:“这次,你们等的时间太久了。下次,就不要一起去了,安全保卫工作让苏联方面负责,你们在驻地等我们回来。”

对此,汪东兴认为不妥,向毛主席陈述了自己的意见,但最终没有说服毛主席,只好按照毛主席的命令,留在住地等待毛主席回来。期间,汪东兴一直坐在沙发上,连饭都没吃一口。

汪东兴少将

1955年,解放军实行军衔制,汪东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58年6月,汪东兴被毛主席派往江西,参加锻炼和学习。在江西,汪东兴被任命为江西省副省长兼江西省农垦厅厅长、中共江西省委常委。

在江西的工作岗位上,汪东兴不忘毛主席的嘱咐,坚持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多次前往地方搞调查研究;在工作上,他结合当地的实际生产情况,组织开展科学研究,对当地工农业生产方面的突出问题,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这些举措,对江西当地的经济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毛主席安排的锻炼时间结束后,汪东兴打算在这里继续锻炼和学习,便主动向毛主席提出延期回京的要求。对此,毛主席表示赞同。

1960年,毛主席把汪东兴调回北京,担任了公安部副部长。期间,在毛主席的授意下,中南海开展了一次小型的整风运动。对于汪东兴,毛主席说:

“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东兴在我身边,我习惯了。人还是旧的好一点,他的长处是心细,缺点是理论水平差、不喜欢动脑子。但是,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汉朝的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

毛主席在南京长江渡口,右前为汪东兴

毛主席说的话,让汪东兴十分感激。他心里知道,毛主席是信任他的。对于毛主席的信任,汪东兴从来都是以十万分的忠诚,予以回应。

后来,毛主席请他的亲属和身边的部分工作人员吃饭。席间,毛主席感慨地说:“今天在座的,受过我批评最厉害的,是汪东兴同志。除他之外,还有罗瑞卿同志。我骂过他们,要他们从房子里滚出去。我狠狠批评了他们,但是他们从来不恨我。”

有一次,在见到汪东兴后,毛主席打趣地说:“我有时说的笑话,你是不是也当真,当做指示去办?”听了毛主席的话,汪东兴认真地说:“主席,我区别得开。但是,我会认真对待您说过的话。”

在汪东兴的领导下,中南海从来也没有出现一次重大安全事故。就连他所负责的中央党政军机关的警卫工作中,也没有出现重大漏洞。

汪东兴和毛主席在一起的合照

这些,都是因为在工作过程中,汪东兴考虑问题时,都能做到十分周全,从来不会马虎或差不多。汪东兴心里明白,自己在权力中枢做服务工作,是毛主席对他的信任。正是这份信任,让汪东兴在工作中,只认毛主席一个人。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虽然心里十分难过,但汪东兴还是忍住痛苦,办完了中央交给他的任务。

回到家里后,汪东兴再也忍不住内心的伤痛,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一个人偷偷地抹着无法抑制的眼泪。

从那时候起,汪东兴对毛主席便只剩下了思念。此后,每年的9月9日和12月26日这两天,守卫了毛主席几十年的汪东兴,一定会来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

晚年时的汪东兴

后来,有一些国内外的出版商,许下很高的报酬,邀请汪东兴写回忆录,都被他委婉拒绝。对于撰写回忆录的事情,汪东兴说:

“我不能写回忆录,写了就是既得罪了活人,也得罪了死人。以后我真的就没脸再见毛主席他老人家了!”

晚年,他经常对自己身边的人,诉说对毛主席的思念,有时候甚至不加任何掩饰地说:“我想毛主席了!”说着,说着,汪东兴的眼泪,便流了出来,忘记了擦干……